晚上與某地一媒體領導吃飯,我以為他是來報道全國兩會的,逗他說:領導真是高度重視啊,還親自來採訪寫報道。他嘆氣說,哪裡是來寫報道,是來“侍候”領導的。他們那地方一把手是全國人大代表,來京開會時帶了一幫人:黨報的總編,電臺電視臺官方網站的老總,相關部門負責宣傳的官員,還有負責領導會外生活的人。領導要求兩會期間在幾家中央媒體發幾篇宣傳稿,隨行團整天圍著領導轉,聯繫電視臺做專題,聯繫日報上專訪,聯繫網站做在線訪談。從設計好問題、寫好回答到最後刊播出,累得他們夠嗆。(3月10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  作為中國青年報的首席評論員,記者曹林不僅開闢了“曹林說會”的欄目,而且還用自己的眼睛觀察會外的兩會,結果還就真發現了一些外行人看不到的會外內情。
  每年兩會,全國人大代表的人群中,很多都是地方的一把手,他們上兩會雖然錶面上看是一個人“輕車簡從”來的,其實很多人背後的服務團隊可不是一兩個人那麼簡單,除了秘書之外,恐怕最大的團隊就是宣傳了。不僅僅當地電視臺、報社要派得力記者一同前往,而且媒體的老總也得跟著,為的是到北京後和中央媒體同行及時溝通協調,幫助地方大員聯繫採訪事宜。至於談哪些話題,怎麼談,什麼內容,這些都已經由市政府秘書班子和報社、電臺在兩會前就統籌協調好了,地方一把手只需要在電視鏡頭前露臉,說話,就可以了。
  為什麼有些地方的一把手這麼熱衷於在兩會期間搞這樣的宣傳,錶面上看是為了推廣地方的知名度,展開形象公關,其實這隻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原因。
  很多領導幹部之所以選擇這個時機出鏡,露臉,還是因為兩會是我國政治生活中的一個盛會,是全國人民和媒體高度關註的會以,在這個時候能夠在重量級媒體發聲,那對於極少數地方官來說無疑是一種虛榮心的巨大滿足,也是自己政績和公關能力的一個外顯,所以帶著龐大的公關團隊進京開會也就在意料之中了。
  正如曹林所說,這次兩會在看得見的會風上有了很大改進,沒有了迎來送往,沒有了頭等艙,沒有了豪華吃住,沒有了交通限行,沒有了婦女節聯歡,連代表委員在會議間隙相約一起看個二人轉都被叫停,但是一個官代表龐大隨行團一天的花費,可能要比這些面上的節儉花費的多了去了……這還真是有點兒抓小放大了。
  因此,建議下一步中央有關部門應該出台規定,對於地方領導來北京開會,隨行人員應該有嚴格限制,除了省部級幹部可以帶一個工作人員或者秘書之外,其他級別的人,一律自己來開會。我們應該相信,這些領導離開了秘書也是可以工作的,也是能正常履職的,只不過,級別和麵子以及由此而生出的官本位觀念,讓他們放不下這些虛榮,不妨借八項規定的清風,肅清一下這些陳舊思想。(何禾)  (原標題:“兩會隨行團”當禁止)
創作者介紹

skincare教室

hoxseery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